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艺术博览


梦回大唐七夕

来源: 神州心水论坛:2018年08月14日  秦延安  责任编辑:范江涛

  松柳环绕的三进庭院中,楼台殿阁相连,屋里屋外,头梳螺髻、半翻髻的宫女正在忙碌地筹备七夕活动。乐器堆满,酒具排开,黑漆案上陈列着众多的乞巧水碗。所有这一切,都在彰显着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盛宴。

  这是《唐宫七夕乞巧图》(又名《宫宴图》)中的情景,据说画的是唐太宗与妃子七夕在宫中夜宴,宫女各自乞巧的情景。看似奢华的庙会式狂欢,内心隐藏的却是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的美好企盼。爱情的魔咒,让身处深闺青春怀梦的女子,对七夕充满了万般情愫。

 

  《唐宫七夕乞巧图》局部 

  虽然七夕来源于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,春秋战国时已有记述,但最重视、最热烈的还是唐代。“织染署每七月七日祭杼”(《新唐书·百官志》),“中尚署七月七日进七孔针、金钿针”(《唐六典》卷二十二载),尽管只是寥寥数语,但足以证明七夕节,在唐代已经著于政令,成为公事。

  崔颢的《七夕词》曰:“长安城中月如练,家家此夜持针线。仙裙玉佩空自知,天上人间不相见。长信深阴夜转幽,瑶阶金阁数萤流。班姬此夕愁无限,河汉三更看斗牛。”家家乞巧,户户穿针,诗人将长安共庆七夕的繁荣盛景,描写得气势恢宏。

  七夕节可谓是中国的情人节。牛郎织女的结合,代表着封建农耕社会男耕女织的理想生活方式。虽然牛郎织女的爱情悲剧只是个传说,但唐明皇与杨贵妃的故事经白居易《长恨歌》、陈鸿《长恨歌传》的渲染,成为千古绝唱。七夕节,也因为李、杨长生殿的海誓山盟,被染上了别样情韵。

  “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。”

  凭栏而望,思绪万千。这段千回百转、婉转动人的爱情故事,如今仍以大型舞剧的形式,在事发原地华清宫内夜夜上演。

  虽然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,和牛郎织女的爱情一样不得而终,但这并不影响七夕节在民间的地位。

  东晋葛洪的《西京杂记》记载:“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,人俱习之。”因为主要参与者是女子,所以又名乞巧节、七巧节或七姐诞,所以,七夕节也可以看作是中国古代的妇女节。

  要想成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妻良母,必须心灵手巧。而乞巧,就是向织女讨要心灵手巧的诀窍,让自己拥有一双巧手。女红是古时展现女子才能的一项重要内容,而织女又是织天补地的女红能手,所以每逢七夕,女孩子都会对镜梳妆,认真打扮,或在白天投针于水面,视日照针影的形状粗细以卜巧拙;或于月下穿针,祭星实现得巧去拙的愿望。

 

  《唐宫七夕乞巧图》局部 

  权德舆的《七夕》吟道:“家人竞喜开妆镜,月下穿针拜九霄。”女孩子月下穿针乞巧的虔诚,和情窦初开羞涩欢喜的心情一样,真挚、热烈。刘言史的《七夕歌》:“碧空露重新盘湿,花上乞得蜘蛛丝。”蜘蛛被称为喜子,乞巧遇到蜘蛛便是大吉。诗人将女孩子乞得好兆头的复杂心态融情于景,描写生动。

  除了乞巧之外,还有验巧。林杰《乞巧》:“七夕今宵看碧霄,牵牛织女渡河桥。家家乞巧望秋月,穿尽红丝几万条。” 皎洁的月光下,女孩子纷纷穿针引线,投针验巧,那种信心满满的才艺大展示,在诗人笔下,变得情趣盎然。

 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,而七夕的活动却早已灰飞烟灭。去大唐过七夕,我们既是为了憧憬爱情求得匠心,也是为了传承一个民族厚重的文化。

  链接

  《唐宫七夕乞巧图》现藏于美国。据谢稚柳、徐邦达等人鉴定其为北宋时期的摹本或改画本。该图取全景俯瞰,建筑庭院重重尽现。值得注意的是,画中有几张黑色的桌案,上面放着许多一样大小的碗,外国人曾以为这是宴会用的餐具,于是称其为“宫宴图”,事实上,这些碗是古代女人用来“乞巧”的水碗。 

    那么这些乞巧水碗是怎么用的呢?《唐宫七夕乞巧图》上并没有直接说明,这个答案在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画作《月曼清游》上。此画为清代画家陈枚所绘,其中的一个场景里也出现了类似的水碗。画面上,一群“闺蜜”围在水碗旁,屏气凝神地看着一个女人将针投入水中。原来乞巧水碗就是用来投针的。 

 

  《月曼清游图》局部 

    投针是一项重要的乞巧游戏,这项游戏看似无聊,实则是考验女性的耐心与灵巧。其过程是:在七夕节前一天用水碗盛满清水置于阳光下晒,称为“晒水”。经过一天一夜的暴晒,碗内水面上会形成一层由微尘、微生物组成的薄膜,叫“水皮”。节日的午后,大家相约一起到院中,轮流手捏钢针轻轻丢到碗内,小心地让钢针借助水皮的托举浮在水面之上,不能沉底。然后,大家一起观察阳光下钢针在碗底形成的投影。影子形状不同,含义也不一样。投影的样子像一把梭是最好的结果,说明织女愿意赐巧给这位丢针人;如果像个棒槌则会引来同伴的嘲笑,因为这意味着丢针人没有得到织女的垂青,接下来一年里双手会很笨。(王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