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中秋的吾城和吾乡


神州心水论坛:2018年09月18日  来源:

  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”

  中秋应是归乡的日子,月圆人团圆是从古至今无数家庭的期盼。临近中秋月圆,有的人或许正在收拾行装,准备回家团圆;有的人或许还在为生计奔波,停留在他乡的霓虹灯下。

  是的,我们都在吾城与吾乡间徘徊,心中从吾城到吾乡的距离有多远,大概不能用路程来计算。无论哪一条路,混凝土路亦或乡间土路,出发的起点都是他人的吾城,到达的终点都是自己的吾乡。

  从吾城到吾乡的道路,是连接千万游子内心的脐带。吾乡被赋予了浪漫的色彩,却使人内心充斥着些许惧怕。它是贺知章的“离别家乡岁月多,近来人事半消磨”,是李白的“此夜曲中闻折柳,何人不起故园情”,是杜牧的“稚子牵衣问,归来何太迟”,是宋之问的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。他们内心向往故土,但又怕离家多年后,家乡物是人非。就连王维也感叹: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。来日绮窗前,寒梅著花未?”

  远离家乡的游子,对故交、乡音、口味、风俗的眷恋,熬成了浓浓的乡愁。乡愁的“愁”字中,“秋”字意味着绚烂的盛夏已经过去,时光缓缓步入秋季。“心”字意味着平静的内心。一个“秋”字在“心”头,思乡的情绪也就留在了心头。即便享受着城市的繁华,也不能有意无意忽略心中的故乡。是的,我们会怀念家门口的小路和溪水、围墙青砖上刻下的名字、屋后的树影、小山丘上摇曳的野花、葡萄架垂下的串子、街边的叫卖声、追逐火车的少年……

  月是故乡明,情是故乡浓。季羡林感叹:“我什么时候能够再看到我故乡的月亮啊!我怅望南天,心飞向故里!”

  我的母亲心心念念着故乡的大院,怀念大院里的老槐树,怀念一家人围坐桌旁分切老式月饼的情景。老式月饼,虽没有如今的精致小巧,口味也不够细腻软糯,但却有一股独特的油香。乡间婆娑树影间的月色与城市阳台上的月色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,水泥森林中伴着霓虹的月光与伴着鸟叫溪水的月光,也迥然不同。(文/温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