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化传真


走近塔里木河

来源: 神州心水论坛:2018年08月28日  张升光  责任编辑:范江涛

  盛夏时节,走近塔里木河,有一段时光与塔里木河同行同在,深感荣幸,亦有时不我待的珍重感。

  在千里之外时,对她所知甚少。是她的召唤吧,得以走近她、聆听她。

  塔里木河,流域面积102万平方千米,流域内水资源总量近402亿立方米;干流长1321千米,历史上曾有9大水系144条河流汇入干流,如今只有4个主要源流汇入;源流足够长,动辄1000多千米,涵养了全国最大面积的胡杨林;流域内有1000多万人口,总灌溉面积4500余万亩;有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——博斯腾湖;尾闾是著名的台特玛湖(曾干涸过30多年);有的河段水流清澈,有的含沙量比黄河还要高;有一泻千里的酣畅,有下游断流的痛楚;流域内留存着众多历史遗迹和传说。

博斯腾湖

  这些数据和见闻,让我有了更宽的视野和更多的角度,用心体会她的大美和从容、伤痕和复原、救赎和希望,感受几千年来历史和文明的厚重积淀。

  走近塔里木河,走近她的源头和终点,走近她的前世今生;走近塔里木河,走近她滋养的一切。所言所思虽是浮光掠影,但饱含一片深情。

  “明月出天山,苍茫云海间。”

  天山和昆仑山上的皑皑积雪,是塔里木河水的来源。若论气质和出身,她有与生俱来的圣洁、高贵、冷艳和大气。高山融雪后形成河流,从四面八方汇入干流,进入博斯腾湖,入孔雀河,一路向东,过大西海子水库,最终入台特玛湖。再往东的罗布泊沙漠,历史记载也曾碧波荡漾,河水曾经奔流至此。卫星图上看如今的塔里木河,如绿色长龙卧在塔里木盆地北部,安然静默,给人们带来一片祥和。

  “百川东到海,何时复西归。”

  诗人可能没有来过塔里木河吧。塔里木河,在毫不吝惜地滋养了流域内的生灵、土地以后,最终归隐于沙漠,质本洁来还洁去,全部奉献给南疆,成为南疆人民的“母亲河”。

  这里曾是西域的一部分,是“丝绸之路”的必经之地。在这里,希腊文明、波斯文明、埃及文明、印度文明与中华文明交汇撞击,产生了高度发达的古代西域文明。在这里,中国古代“四大发明”传向西方。塔里木河串起了众多水系,有了人居环境,有了几世繁华!

  流域内现存诸多遗址:太阳墓、楼兰古城、小河墓地。它们无声地诉说着几千年的历史,充满神秘,独具魅力。如今,对西域文化的研究引起了全世界的重视。有个叫摩尔根的美国社会学家曾写道:“塔里木河流域是世界文化的摇篮,找到了这把钥匙,世界文明的大门便打开了。”是的,黄河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,而塔里木河滋养了世界文化。虽然,她遥远和陌生、含蓄和内敛,但是我们要更多地关注她。因为,这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!错过了解和欣赏,岂不是错过了一份厚重和积淀?

  河岸有1900余万亩胡杨林。胡杨树依水顽强生长,沙漠是它们的乐园,不屈是它们的写照。河水滋养了梨、枣、杏、瓜、葡萄,水果甘甜鲜美;河流灌溉着大量的棉花、粮食和蔬菜;各种动物共享天地安宁;依靠这条河流,众多少数民族在这里安居乐业。

塔河胡杨(资料图)

  塔里木河,滋养着这片天地中的一切生灵,如一个毫无保留的母亲。

  这种毫不保留,也曾不被珍惜。

  走近她的不仅有高山之水,还有予取予求。因为无序开发和低效用水等人类活动,20世纪50年代以来,多条源流相继脱离干流,干流下游河道连续断流30年,地下水位下降,地下水矿化度上升,台特玛湖干涸,大片胡杨林死亡,沙漠化严重。

  人类没有心存感恩地接受她的恩泽,她的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。

  你是否曾经哭泣过呢?塔里木河!泪水或许已风干在沙漠里!

  因为不符合自然之道,人类遭到了惩罚。

  心怀敬畏才好啊!河流给了我们想要的一切,我们不能无止境地压榨她!

  断流,让更多的政策、治理方案走近了这片土地。

  1990年,国家成立塔里木河流域管理机构;1997年颁布了《塔里木河流域水资源管理条例》,现已修订过两次,为合理利用和节约、保护、管理水资源,维护生态平衡提供了法律依据;2001年6月,国务院批复了《塔里木河流域近期综合治理规划报告》,项目总投资107亿元,现已全部建设完成;目前,已对塔里木河实施综合治理17年;2011年实施了塔里木河流域水管体制改革,将原由地州管辖的开都—孔雀河、阿克苏河、叶尔羌河、和田河4个源流管理机构整建制移交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;从2016年开始全面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,加强用水总量控制;自2000年至今已实施19次生态输水,累计输水70多亿立方米。

生态输水

  这些年,塔里木河的管理者秉持“和谐、求实、创新、奋进”的精神,一直在行动,治理一直在路上!

  被合理利用的塔里木河带来了极大的社会、经济、生态效益。干流下游地下水位抬升,水质好转,大面积植被受益;2017年台特玛湖和周边湿地面积达500多平方千米,呈现草长莺舞、鱼跃鸢飞的喜人画面;两岸的绿色长廊生机勃发,胡杨树肆意生长。

  干流输水堤旁,塔管局书记托乎提·艾合买提告诉我们:“地上那些绿油油的,都是小胡杨树苗。”

 

恢复的植被

  一路欢唱的河水,不再被粗暴对待。河流抵达之处,是丰收的希望,是绿色的前奏,是动物的乐园。生命璀璨绽放,这是献给塔里木河的美丽赞歌,这是献给治理者的珍贵礼物。

  七月流火,八月未央。蓝天白云,纯净通透。一面是强烈的光照,一面是清风徐徐。

  嗯,远处是纶巾短髯的北魏郦道元,笃定地走近了塔里木河。这位官宦世家出身,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”的先行者,在编写的《水经注》中对塔里木河有明确的记载。

  我上前鞠躬问道:“敢问先生,《史记》《汉书》《水经注》中都说黄河伏流双源,其中的一个源头在塔里木河,清道光年间正史都是这样记载的,以前有人反对和争论。如今罗布泊已干涸,这个争论基本没有了,教科书里也没有黄河伏流双源的说法了。您怎么看?”

  “时移世易,莫衷一是,不争不辩,不误前行。”先生淡然道。

  我低头揖让,先生飘然远去。

  可是,我却有了一念执着,真如历史记载倒甚好。黄河还有个源头在塔里木河!曾在西域生活过的李白诗说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,不正是天山之水吗?最关键的是文明可一脉相承!两条河流各自璀璨又同为一体,自有瑰丽浪漫大气之感!

  思绪仍在,前面尘土飞扬,马蹄声声如咽,有百余人,是西汉张骞奉汉武帝之命首次出使西域了。那时,他是25岁的翩翩男儿,风华正茂,意气风发,满怀报国热情。风沙挡不住勇气,他果敢地去说服大月氏一起夹击匈奴。被禁十年,他有了家室,但不忘使命,永持汉节。他打通了大汉通往西域的道路,后人沿着他的足迹,走出了闻名世界的“丝绸之路”。这个有勇谋、有气节的年轻人,名字永载史册。是的,有的人,终究不会被淹没在时光里!且送上一份膜拜,目送他绝尘而去。

  前方,有个黑点渐渐大了起来,是个踽踽独行的僧侣,风尘仆仆,略带疲劳,但是眼神和脚步依然坚定,原来是大唐的玄奘法师。历史记载,玄奘法师路过焉耆、渡过孔雀河,从阿克苏出境。在西行中遇到种种困难时,他毫不退缩,秉承“宁肯西向而死,绝不东归一步”的坚定信念,断除了自己所有后路,成就了后来的辉煌。他的《大唐西域记》,为盛世大唐开拓疆土提供了第一手资料。他留给中华民族的,是一种对理想永不放弃、对信念始终坚持的民族精神,被鲁迅称为“中国人的脊梁”。

  还有很多人曾走近这里。

  东汉班超曾饮马于孔雀河,不动兵卒而平定西域诸小国,为促进民族融合,做出了卓越贡献;边塞诗人岑参曾登上铁门关;季羡林先生曾来过库车县……

 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:“如果生命能够重来一次,我期望自己生活在塔里木这文化与文明汇聚的福地。”

  西汉、东汉、北魏、隋唐、清代等都在这里设立管辖机构。这里自古就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。

  塔里木河,如一个披着神秘面纱的娴静女子,顺势而为,不张扬,不比较,不在意自己是否声名显赫。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,她默默滋养着这里的一切,从古至今,从未停息。也许,她不如长江、黄河、亚马孙河、恒河等河流的名声大,但她对中华文明、世界文明的贡献,无疑是显著的。现存的众多遗迹和废墟,也在提醒着世人,这是一条伟大的河流!

  塔里木河,过去有直达罗布泊的辉煌,有干流下游断流的伤痕。今天,综合治理已见成效,万物生长,和谐共处。未来,仍有很大的空间去构想、去珍惜,让她继续造福这片土地吧!

水鸟嬉戏

  季羡林先生在库车县时曾说,在全人类历史上,影响深远、历史悠久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——中国、印度、伊斯兰和希腊罗马西欧文化体系,四大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地区。

  感谢塔里木河!文化的汇流源于她的汇流!她虽不言,我们岂敢忘记!

  虽走近塔里木河,但还没有完全读懂她,谦卑垂首,继续聆听,山高路远,生命有期,祝福无期!

  (图片由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水调处提供)